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, 2017的文章

分手的理由:為愛情畫下「心理」的句點

每個人生命中都經歷過愛情,有些甜蜜有些苦澀,而沒有理由的分手,時常令人在生命中卡關很久。

年少時候曾經有過一段愛情,結束得非常莫名。熱戀兩個多月,有一天卻收到,正確說來是我送給他的禮物被退回了,一個絨布織成的小烏龜玩偶吊飾,就這樣懸掛在我停放在宿舍騎樓的腳踏車把手,從此沒有聯絡,並且沒有理由。好勝如我,當然不會主動去問為什麼,更不可能苦苦哀求。然而心理的問號卻是越來越多,情緒也是越來越沉重,沒有證據的臆測,沒有盡頭的推測,只好把滿腔的悲憤轉化成撰寫論文的力量,然而每天騎機車前去醫院實習的途中,淚水就在安全帽裡無聲地滑落。

有些人的人生,就卡在沒有結束的愛情裡頭。

心理治療室裡,形形色色的分手理由
成為臨床心理師以來,感情議題一直是治療室內的一大主軸。算命老師說我們不適合、前天溫柔纏綿,後天就人間蒸發消失無蹤、我要準備考研究所、你太好我配不上你…等諸如此類,看似有回答,實則沒回答的理由。看著個案哭紅了雙眼,情緒低落還有形銷骨毀的面容,我能夠理解莫名其妙就被分手帶來的傷痛,可以有多深,可以有多重,因為這些心理歷程的曲折,我也充分體驗過。

社會心理學家韋伯在1998年的研究中,對於治療情傷提出八項建議,其中兩項「找出事情真相」(figure out what happened)、「面對現實、不要理想化」(realized, don’t idealize)都有著共同核心:誠實的理由。


找出誠實的理由,不要虛假的藉口
我們都不想要重蹈覆轍,人生如此,愛情如此。
就像創業失敗、工作不順、人際關係衝突一樣,找出具體明確的原因,才能夠有所依據,進而為下一步做出理智的判斷,做出改變的行動。誠實的理由,可能是彼此性格不合,未來方向不同,或者是在重大價值觀上具有分歧。更可能是自己性格方面不成熟,這些都是未來可以學習、調整及改變的空間,也是成長的養分,能夠避免下一段感情又犯了同樣的錯,吃一樣的悶虧,流相同的眼淚。

在心理治療室內,當我陪伴著個案抽絲剝繭,一步步爬梳交往的細節,互動的方式,找出感情結束的癥結點。看著個案慢慢地不再糾結,負面情緒逐漸緩解,我想,這段感情總算在他們的心理畫下句點。

愛情的開始讓人歌頌,但是愛情的結束卻低調落寞。 每分每秒都有人經歷分手,品嘗失戀的苦痛與難受。


至於我的故事,有人想知道後續發展嗎?
幸運的,在我畢業前,小烏龜男友(想不到更好的代號了)主動找我吃飯,也聊起了當年的那一…

深陷泥沼的愛:她和他的「自卑」

她從沒料過自己有一天會尋求心理治療,訴說不敢對親友傾吐,被同樣是教職人員的先生家暴的故事。
枕邊人在外溫文爾雅,待人客氣有禮;在家卻是陰晴不定,時而狂風暴雨。
數不清多少次施暴後,對她痛哭下跪,保證絕不再犯,一定悔改,但身上的瘀青,內心的恐懼卻持續累積。
她說最可怕的一次行徑,是他強行拉扯著妳的頭去掄牆。言猶在耳,我還記得會談室裡她臉上的尷尬、困窘和恐懼。


她說自己已經四十歲了,好不容易找到對象,結成了婚。
更何況又是一名國小老師,怎麼能讓同事及家長知道我被先生家暴,年邁保守的雙親怎麼能接受我離婚?


另一方面,她對先生的描述是工作方面不太順遂,主任對他不甚賞識,與同事關係客氣疏離。
即便如此,先生對於工作仍舊兢兢業業,對外人則是畢恭畢敬。
只是將隱忍的情緒全數帶回家裡,稍有一點不滿意,動輒對她大聲喝斥、拳打腳踢。
縱使她為了他不遇伯樂而抱屈,但她對於婚姻中的自己,何嘗沒有不平,何嘗沒有委屈。


過度自卑的人,會過分在意及仰賴其他人如何評價自己。
過度自卑的人,沒有能力去尊重伴侶的獨立性,反而是更強的獨佔慾。


也因此自卑的外顯行為,有退縮、順從和容忍;另一種行為表現則是自大、狂妄和控制。

多數人容易了解前者,卻較少理解到後者的潛在核心,同樣有著深層的自卑在運作。



所以即使在婚姻中遭受到精神及肢體暴力,她仍舊不敢離去,困在僵局裡,深陷泥沼裡。
在意別人眼光,擔心別人否定,因而壓抑了自己真實的感受,覆蓋了自己真正的想法,更牽制了真正重要的決定。


再多的容忍,也等不到困境的突然改變。
再多的犧牲,也換不到內心的踏實安穩。
內心眷戀的,是過去的溫柔,不是現在的傷口。


自欺欺人的愛:不成熟的「自戀」

筱茵不敢相信先生外遇的對象,是她也認識,而且還是先生「主動」牽線介紹的Linda。

半年前先生的公司舉辦員工旅遊,中午在淡金路上的海鮮餐廳享用合菜。

當時先生還大方地牽著筱茵的手,前去跟Lydia同桌並介紹兩個女人相識。
筱茵已經記不得桌上有哪些佳餚,只記得短短兩小時內,三人相談甚歡;
還有幾位不同部門的同事也加入熱鬧愉快的聊天氛圍,杯觥交錯間彷彿情真意摯,也讓筱茵慶幸地以為結識了新朋友。


筱茵的先生開始晚歸,有時因為加班,有時卻是打球,而球友當中不乏Linda,回家後的話題不時也有Linda的存在。
她開始感到不對勁,但出於對先生的尊重與信任,她說服自己,運動有益健康,這只是尋常的社交活動並無傷大雅。
所以自己不該限制、不該多疑或責怪,然而不安全感逐漸充斥她的內在,卻繼續壓抑與忍耐。


後來有幾次,筱茵只是提醒先生早點回家,先生卻出現以往少有的敏感及易怒,分不清是工作疲憊,還是惱羞成怒。
先生甚至反指筱茵變了,不尊重他的人身自由,還有看不起他的朋友。素來關係平和的兩人,衝突和摩擦日漸增多。


自戀者的內在經驗是,我非常優秀出色,並且我從不犯錯。
詮釋外在現實時,則會重組成有利於自己,並且是自己感到最不受威脅、最舒服合理的方式。


筱茵的先生意識不到自己正在自我欺騙,也無感於旁人的痛苦與感受。
所以他毫無覺察到自己的起心動念,能愉悅自在地將Linda介紹給筱茵認識,甚至屢屢相約一起打球、計畫一起出國旅遊。
即使旁人點出其言行矛盾,即使被指出動機不單純,但自戀的人會義正詞嚴地否認,甚至反過來責備明白指出事實的人。

對於尋常人會去避免的荒謬,甚至說謊時感到心有愧疚,自戀的人毫無所覺。

那些愛與不愛:不成熟的「依賴」

她逐漸分不清楚,自己究竟是女朋友,還是男友的另一個媽。 在經歷過無數次爭執、委屈及不滿以後,卻用了更多的等待與包容收場。

雙簧管女孩,單簧管男孩,校際聯合音樂會而相識,她折服於他的才華洋溢,他動心於她的幽默聰穎。

演出後慶功宴上,手長腳長的他,在蝗蟲過境般蜂擁人群中,搶了披薩越過眾多社員遞給她。

騎著機車載她回家,迎面而來的涼爽晚風,揭示了愛情序曲。
兩個人開始漫步在彼此校園的每一個角落,紅磚道、圖書館、福利社、體育館。
能仰望天空的流星雨,在夏季躺臥的大草坪,那一大片蓊鬱的樹林,以及橫跨學校中央,水面碧綠波光蕩漾的湖泊美景。


就像常見的大學情侶一般,同時畢業的他們,女孩提早接受社會洗禮和職場磨練,男孩去服了兵役。

步入社會的起跑點轉變,也讓感情開始改寫。


退伍後的他進了科技業,但工作並非太順遂,下班後的時間都窩在家裡打電動,沉浸在線上世界。

兩人關係日漸緊張,感情逐漸消磨。但是她持續照料著他的生活,為他打點張羅。

等候的青春幻化成歲月的塵埃,一點一滴地消逝隱埋。

她相信,總有一天他會成長;她深信,總有一天他能理解。



直到這一天,她總算是忍不住了,找他詳談。
「妳為什麼總要找我麻煩,不能包容我或理解我嗎?」他神色不悅,一邊打著線上遊戲。
「我只是想談一談我們之間的問題…」她感到委曲,但努力保持平心靜氣。

「妳不要逼我,我就是這樣,別煩我」他語氣不耐,但視線盯著電腦螢幕不曾移開。



人格是一個人在適應環境過程中的反應方式,具有穩定性及一致性。
然而人格更是潛藏的存在,需要環境去襯托,更需要刺激去揭露它真正的面貌。


接下來就是無止盡的循環。摩擦及冷戰多了,溝通及暖意少了,兩個人不是相對無言,就是短兵相接。



精神分析學者Erich Fromn說過,戀母的男人,即使擁有愛人仍會憤怒不滿,對愛人產生依賴性的敵意;

然而在沒有愛人時,又會因為欲望不滿而痛苦。因此,無論如何都會陷入「輕度焦慮和抑鬱狀態」。
因為他尋找的,是能像母親一樣無條件地讓自己依賴,像母親一樣無條件地愛護自己、安慰自己、接納自己的女人。
一個沒有任何要求的女人。然而這樣的人並不存在。

真正成熟的愛,必須克服自己的依賴,去看見對方的需求及狀態。


如果不正視自己的難過,如果不試著放開他的手,不成熟的依賴終會拖垮兩個人。

漫長黑夜後總有曙光

她幾乎想不起那些日子。彷彿是刻意遺忘一般,那一段看不見盡頭與出口的漫長黑夜。

語曦是一位外型出眾氣質優雅的女生,說話得體有禮,碩士畢業,和前夫是大學系對。

交往六年,結婚三年,兩個人共組一個小家庭,沒有經濟壓力,也少有爭執,前夫工作上更是平步青雲。

兩個人一直是朋友眼中的神仙眷侶,出席聚會時總是挽著彼此的手,相望的眼神總是濃情密意,臉上也總是笑意盈盈。

可是最近半年,語曦總是帶笑的臉龐時有落寞,身形也日漸消瘦。

有一天她來到了我面前,娓娓道來了自己的故事……



原本的她,守護著一個家的信念,維護著兩個人的溫暖氛圍。

經營著每一個當下的美好,堆砌出希望、平安與穩固的明天。

從來不是天真鄉愿,但無常卻是如此詭譎,靜悄悄地來到她面前。

從知悉外遇的那一刻起,輕鬆的步伐從此擱淺,安全的世界破碎了,無憂的堡壘瓦解了。

她的呼吸開始變得短淺,她的信念自此支離破碎。



而那些她原本無從想像,更無須承受的壓力與風險,排山倒海地浪潮席捲。

步行回家的途中,本該是悠閒愜意,但她開始留意起右方車窗玻璃的倒映,有沒有迫近身側的危機。

重生前的最後一哩路

在最痛苦難熬的時光,即使內心有許多糾結與掙扎,有一件無法獨力完成的事,就是最後一哩的戶政事務所。
而它需要的其中一項通行證,就是「戶口名簿」。

在傳統家庭長年忍氣吞聲的女人。
唯恐丈夫不悅,唯恐丈夫挑剔,丈夫任何一句話,都會讓她繃緊神經焦慮不已。
所以她做任何決定前,都得請示過丈夫的意見,徵得同意,才敢開始下一步行動。
唯獨這一次,她卻活出了自己,來到她生命歷程中全新的高度與格局。
傳統的母親壓抑退讓了一輩子,將父權社會的教條以及精神內化到骨髓裡。
還有妳們的母女情結不時上演,所以母女關係始終有著難以言喻的張力。

但是這一次,妳生命中的創傷卻激發出她內在沉睡的勇氣。
為了支持妳,她發揮她的自由意志及行動力,將戶口名簿從南部帶上來給妳。
她說「媽媽沒有用,幫不了妳什麼,只能把這帶上來。」
她說「媽媽心疼妳,妳要好好保重及照顧自己,有委屈要說,把過去放下,不要這麼逞強,不要什麼都自己扛」。
聽到的霎那,妳立刻泛紅了眼眶,卻無法多說什麼能夠安慰媽媽的話。
轉頭告別以後,妳的眼淚撲簌簌地一直流下,落在板橋區中正路上。

致受傷的心,開始向前的你

沒有一種傷痛能徹底痊癒,彷彿不著痕跡

只是隨著時光流逝,那一步步未曾止歇的努力

往心底灌注多一些的勇氣與堅定



驀然回首時

唇角偶爾還能浮現笑意

眼角不再只有傷心的淚滴



結痂的痕跡成了生命的印記

記錄著你曾經多麼絕望,多麼掏心

最終積累成,跨出關鍵第一步

拯救自己的決心與開始



單身2.0

走過婚姻,就彷彿談過好長好長的一段戀愛。
曾經捧著象徵愛情與深情的白色玫瑰與桔梗,在親友的祝福中踏上紅毯,還記得背景音樂是桑田佳祐的「明日好天氣」。
當時淚眼婆娑中的感動,相信會攜手共度一生的承諾,不到三年就宣告終結,誓言始終易碎,終究如曇花一現。

細水長流的日常生活,少有爭執不休。

輕鬆自在,無拘無束的快樂時光,原來無法抵抗生命中暗潮洶湧的無常。
曾經有過的相知、關心、支持與鼓勵,互相照顧並陪伴度過微小風雨。

心中的感激與後來的遺憾,其實多過其他情緒。

從來沒有藥物過敏史的妳,因為他才認識ibuprofen並特地在他的健保卡上註記。
從來沒有為誰備水果的妳,因為他開始每日切洗蔬果整理裝盒也不覺麻煩多餘。
從來沒有想過要結婚的妳,因為他的誠意與交往多年才改變原先不婚的主意。

或許結婚,是生命中的出軌;而離婚,才是回到原軌。


始終相信人性脆弱的妳,才是擊潰自己最大的原因。
因為妳認真經營自在的關係,並不時檢視自己的情緒與脾性,降低了所有可能的摩擦與爭執。

將生活壓力與不快減到最輕,更盡力讓生活充滿新鮮與樂趣,卻仍狠狠地從山峰摔到谷底。
結束婚姻的妳,笑容很艱難,一覺到天亮更是困難。
甚至連從容的步伐與流暢的呼吸,都被剝奪消失了。
原本喜歡的自助旅行,好長一段時間也覺得意興闌珊,提不起勁。
可是妳告訴自己,無論如何都要再一次站起。

所以去年秋天妳來到不遠的東京,原來一個人的旅行沒有想像中不容易



早上除了練習,其他時間就是在銀座街頭漫遊,或是搭乘地鐵到處走走。
在街角看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