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單身2.0


走過婚姻,就彷彿談過好長好長的一段戀愛。

曾經捧著象徵愛情與深情的白色玫瑰與桔梗,在親友的祝福中踏上紅毯,還記得背景音樂是桑田佳祐的「明日好天氣」。

當時淚眼婆娑中的感動,相信會攜手共度一生的承諾,不到三年就宣告終結,誓言始終易碎,終究如曇花一現。


細水長流的日常生活,少有爭執不休。

輕鬆自在,無拘無束的快樂時光,原來無法抵抗生命中暗潮洶湧的無常。

曾經有過的相知、關心、支持與鼓勵,互相照顧並陪伴度過微小風雨。

心中的感激與後來的遺憾,其實多過其他情緒。


從來沒有藥物過敏史的妳,因為他才認識ibuprofen並特地在他的健保卡上註記。

從來沒有為誰備水果的妳,因為他開始每日切洗蔬果整理裝盒也不覺麻煩多餘。

從來沒有想過要結婚的妳,因為他的誠意與交往多年才改變原先不婚的主意。


或許結婚,是生命中的出軌;而離婚,才是回到原軌。


始終相信人性脆弱的妳,才是擊潰自己最大的原因。

因為妳認真經營自在的關係,並不時檢視自己的情緒與脾性,降低了所有可能的摩擦與爭執。

將生活壓力與不快減到最輕,更盡力讓生活充滿新鮮與樂趣,卻仍狠狠地從山峰摔到谷底。

結束婚姻的妳,笑容很艱難,一覺到天亮更是困難。

甚至連從容的步伐與流暢的呼吸,都被剝奪消失了。

原本喜歡的自助旅行,好長一段時間也覺得意興闌珊,提不起勁。

可是妳告訴自己,無論如何都要再一次站起。

所以去年秋天妳來到不遠的東京,原來一個人的旅行沒有想像中不容易



早上除了練習,其他時間就是在銀座街頭漫遊,或是搭乘地鐵到處走走。

在街角看到Vera Wang櫥窗莫名想要淚流,在澀谷車站換線經過忠犬八公像,也讓妳不自覺回想從頭。

澀谷、新宿、淺草、三鶯、築地、六本木、三軒茶屋……都有過去的時光。

那些一起走過的地方,都有再也回不去的歲月在角落隱藏。

只有東京鐵塔與代官山,才是屬於妳自己的第一次流浪。



程倒數第二天,妳來到東京寶塚劇場,這是曾經約好未來要一起看表演的地方。

當天劇目是「伊莉莎白—愛與死的輪舞曲」。

有些雀躍的妳,像個興奮的孩子,在劇場外東張西望並等候入場。

事先沒特別做過功課,卻能很快融入劇情,隨著音樂旋律張力起伏,妳四度淚流滿面並無法自制。

原來故事背景正是當年蜜月旅行去過的維也納,是茜茜公主伊莉莎白的奧匈帝國所在地。

難怪妳能如此熟悉,彷彿是冥冥中的注定,讓妳待在異地,卻能再次釋放無盡悲傷與壓抑。

而歌舞劇中伊莉莎白最後的死而復生,彷彿也在預示妳的重生,妳的覺醒。


走過婚姻,重新回到一個人,開始進入單身2.0


待續
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離婚後才明白的事:「辭祖」

嬌小可愛的Maggie用著小奔跑的步伐出現在我眼前,蜜糖色的肌膚在炙熱的陽光下閃閃發亮。

我著實好奇Maggie從哪裡趕過來,一聽到答案著實令我興味盎然。

「霞海城隍廟!不是吧?妳的約會邀請不斷,炙手可熱得很!還需要去求姻緣嗎?」我好整以暇卻又不解地問道。

Maggie立即賞我一個大白眼:「誰去求桃花?我是去辭祖的。沒聽過吧!」她接著嘆了一大口氣。

「哇!這是什麼?」太新鮮了!「辭祖」二字我還是第一次聽說。題外話,看好友翻白眼也是挺痛快的。

台灣傳統習俗,結婚都會拜過男方祖先,告知入了對方家門。然而離婚場面通常都很難看,沒有撕破臉、對簿公堂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,多半是落荒而逃,老死不相往來。也因此,通常也沒有機會再次進到男方祠堂,親自告知男方祖先雙方情緣已盡,日後無須庇佑,雙方也再無瓜葛。

據說離婚後若是沒有辭祖,男方家裡的祖先原本是庇佑,後來可能成為了干擾,認為自家的媳婦不孝,使得往後的健康、感情及財務狀況等方面都不順利。尤其若是有了新對象,也可能從中破壞,使得下一段感情無端產生波折。另有一說,對於子嗣的健康及學習表現也可能受到影響。

以上來自於Maggie完成城隍廟辭祖,還有她認真請教網路大神,我才得知原來台灣習俗還有這麼一回事。

一個簡單儀式,讓心中塵埃落定

「我以前也沒聽說過啊,甚至連我老媽也不知道呢!這也算不經一事,不長一智吧。」Maggie這麼說。

一個人旅行提醒我人生必須面對的三件事

一個人出國旅行是第幾次了呢?已經算不太清楚。以前身邊總是有一個人,一起探索旅行中的美好與新奇,一起迎接異國文化的初體驗,還有幫忙處理上網設定,以及作為自動導航。

有人一起的時候,有恃無恐的時刻總是會多一些;有人一起的時候,放鬆放空的時刻總是能多一點。然而沒有人一起,只有你一個人的時候呢?有些人把自助旅行想得很浪漫、很瀟灑、很夢幻、很輕鬆;但其實一個人的旅行,沒有人幫你瞻前顧後,舉凡出發前訂購機票安排住宿,處理簽證及換匯,準備行李大小瑣事;到了當地後,如何從機場抵達下榻飯店或民宿,不同的鐵路系統、車種及班次,不同的套票組合,甚至還能搭船,以及接下來往返各景點的乘車路線及轉乘方式,還有各景點的開放及關閉時間,點餐時如何不踩雷也不失禮,購物時如何詢問店員,買得開心買得正確。當然最重要的是,一個人身在異地要安全優先,留意扒手。因此,一個人的旅行不可能全然放鬆,如入無人之境。那麼一個人的旅行,又能帶來什麼意義與體會呢?

1. 在變動中找到規律
來到台灣遊客相對較少的姬路市。山陽電鐵、阪神電鐵以及JR新幹線都是可以搭乘的系統。回程時,臨時起意想去看看「明石海峽大橋」。去的時候搭乘山陽電鐵,回程搭乘JR,先是搭急行快車,卻過頭到了神戶,再回頭改搭普通車,終點站卻又是「須磨」。這就像是你從台北搭自強要去桃園,先過頭到了中壢,回頭搭了區間車的終點站卻又是內壢。心中有些慌亂,但過了五分鐘後我開始推想,大眾運輸系統的設計必定符合人性,而且會有共通的邏輯。我回想台北捷運及各家客運轉運的方式,最後我順利地抵達目的地,看到目前世界跨距最長的吊橋—明石海峽大橋。離開舞子公園站,前往關西機場也有一番波折,拖著行李的我,面對複雜無比的路線圖,數度面臨了身邊沒人可以求助的處境。慌亂同時焦慮。但我告訴自己,那就焦慮三分鐘吧!然後開始爬梳經驗,理出邏輯,找出規律,你會知道該往哪裡去。

2. 在陌生中學著熟悉
即使都在亞洲,但是跟台灣仍有不小差異。即使都有漢字,但實際意義和中文終究有些出入。在超市購物,在餐廳點餐,在藥妝店尋找藥品時,面對滿滿的日文字,如何找出真正所需,不包含特定致敏成份。試著開口諮詢藥師,就像在台灣一樣。即使日文能力年久失修,但是簡易句型あります、ありません,還是能試著派上用場。越練習越熟悉,是不變的真理。當然我在和日籍藥師諮詢的過程中仍不免緊張,不免忐忑,但我想這就是必然的情緒及過程吧。

3. 在…

結婚從來「不只是」兩個家庭的事

許多文章都在告訴你,結婚不只是兩個人的事,而是兩個家庭的事。我想告訴你,結婚從來不只是兩家子的事,而是「所有人」的事。


1.心理素質夠強大

無論走到何處,只要活在這個世界上,要在這個社會裡生存,永遠迴避不了旁人會有的好奇詢問,以及所有的好心建議。

我不認為,那些問候你感情狀態的人都懷著看好戲的心態,仍有很多是出自於關心,只是他們的關心從來不是你喜歡的方式。所以,我們必須學習保護自己的情緒,打造心理素質強大、韌性堅強的堅實內在,才能因應外人層出不窮的關心及好意的叨擾,捍衛自己的人生自主權,以及未來走向。

早些時候,你以為你扛得住,其實我們都沒有自以為地強大。所以逢年過節,無論是農曆新年,還是中西情人節甚至中秋節,才會出現莫名的焦慮、煩躁及不勝其擾。

2.隨時檢視人生目標及想要的生活型態
我們是自己人生的主角。你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,還是兩個人互相取暖,甚至選擇進入婚姻而有法律相關義務及約束也不是問題。或者是長期交往,但各自有住處,想見面時再見面,或者同居也是你的自由意志及選擇。

正因為你是主角,生活你在過,衣服你在洗,房租水電費都是你在繳,你喜歡超商微波食物還是自己下廚、叫外送或者吃生菜沙拉、巷口牛肉麵或韭菜盒,也是你的飲食習慣及個人喜好,沒有人有資格置喙或插手,你更有權力去決定要不要讓生活中多了另一個人存在,因為他或她的存在,可以是加分,但也可能是扣分。不要用浪漫情懷想像,更不要以為臉書上朋友曬恩愛的幸福快樂都是真相,更多的是不足為外人道的後悔、無能為力及無可奈何。

幸福的婚姻是兩個成熟及腦袋清楚的人,才經得起的生活考驗及人生修行。對於懷抱美好童話憧憬的人,婚姻是一場艱鉅的挑戰,對自己、對伴侶甚至是未來的子女都是!沒處理好,甚至淪為一場兒戲。所有生活中現實的磨練與艱難,在你踏入婚姻後才會展開。首先,伴侶的耐性會減少,因為他會認為你已經夠懂他。其次,外人的關切會增加,因為你們人生階段不一樣。

幸福的關鍵和秘密在於,你和他(或她)的以上兩點,都必須「同時」強大!只有一方心理素質堅強,只有一方清楚人生目標或想要的生活型態並不足夠。那都會是日後就能輕易動搖關係的伏筆及看不見的隱形地雷。那是待在温室裡的婚姻,一旦往後出現風吹草動,無論是外在誘惑、親友關切、工作變動、經濟負擔、教養問題、原生家庭......等所有變數,都可能讓婚姻關係動搖,甚至進而分崩離析。

我們都深有同感,過得痛苦,就會覺得時間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