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文章

意志力實驗。人生學姊的第三十篇

一個月前,我發願要在《娘子軍不可不知的婚姻真相》社團連續發文三十天。就在今天,目標達成。
我想嘗試及展現的是,如果我可以為了素昧平生的人,連續寫文章,分享三十天。那麼,你們為了自己的人生,一定也做得到。不是嗎?

先來解析 三大關卡

1)  每天早起發文。
2)  每篇文章都是原創。
3)  連續三十天不中斷。


光是其中一點,我相信就會有人投降。

更何況,還要同時符合三點,恐怕八成的人都跑光。此外,我不是帶著困惑、不解、悲苦甚至是憤恨進入社團,也就是,我不是來求助的。

換言之,我沒有需求,更沒有必要。發表文章。沒有稿費,甚至還會受到潛在攻擊。

我都知道,也有觀察到,但是我不回應,是因為我明白她的心境。

遇到潛在攻擊,當然會不舒服,也曾想過我何必發文,自討苦吃?把時間用來上網、追劇、跟朋友聊天,或者乾脆去談一場戀愛,不是比較實際嗎?

然而,我相信利己利人,你幫我,我幫他,一個拉一個,才會有更好的社會,更好的明天。

我想告訴大家的是,不是我比較厲害,而是想讓大家看到,只要你內心有「目標」,秉持心中的「底氣」,相信自己,繼續堅持

你一定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,有更美好、更遼闊的天空等著你。

很多人結束婚姻之後,仍舊活得精彩,無論他們後來的感情狀態是維持單身,或者再婚。

唐綺陽、張小燕、朱衛茵、徐曉晰、楊定一.....這麼多人,不是嗎?

只要你願意張開你的眼睛,敞開你的心,你會看到許多活得很好,甚至越活越好的範本。

反之,你明白的。

當然,你要有耐心。一步登天的方法我也不會。

所以你也會發現,為什麼我的文章都會「特地」標註時間?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看到,你的努力,需要交付時間,進而堆疊出你渴望的明天

祝福大家。過好每一天,過好這一生。

(照片來自2019年馬尼拉之旅)
最近的文章

人一定要生小孩嗎?

人一定要生小孩嗎?不一定。但是,人一定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。
人生是什麼?你的行為,你的決定,你的選擇。
許多人都有感於當媽媽很難,當媽媽很累。
那麼,或許可以回過頭來看一個問題,結了婚,或者是身為女人,就一定要生小孩嗎?
生與不生,看似二擇一,卻是一門大學問。
有些朋友或讀者會問我,妳想要生小孩嗎?或者妳喜歡小孩嗎?第一題,沒有特別想要過。至於後者,無法用喜歡或不喜歡回答,因為這樣只是簡答。
對於生命,我充滿敬畏;對於每一條生命,我都尊重,當然包含了人類。
我時常想,如果我沒有成熟的心智,或者是相對的經濟實力,我要如何承接新生命的到來?孩子是獨立的個體,並非由我所出,就能任我擺佈。
加上,關於育兒的後援。很多媽媽的辛苦,在於沒有充足的後援,都是捉襟見肘,更形疲累。
請保姆,要花錢;拜託爸爸媽媽,我心疼。
怎麼說呢?很多時候是,含飴弄孫的是老爸爸,把屎把尿的,還是老媽媽
我多麼希望,讓女人自由,而不是終其一生,為家庭而活
從媽媽到阿嬤,她的名字總是寄人籬下。
心甘情願,才不會道阻且長

我讀《你實在太累了,不是不會當媽媽》

作為現代女性並非幸運,而是很努力。看到這本書的書名,我立刻十分有感!因為當媽媽真是越來越折磨人了,尤其是在這個時代,你同意嗎?
光是想到要當媽,我的背脊就發涼。為什麼呢?因為當媽媽好累啊!要色藝雙全,要文武全才,能賺錢,能養家,還要能顧娃,十項全能,樣樣包辦。
不僅如此,生產後還要「火速」瘦回懷孕之前的體重(有必要嗎?)
不然就會被閒雜人等說,妳真是意志力薄弱,妳真是沒有自我要求,甚至還會不時被人耳提面命(形同恐嚇)說,老公變心,就是因為妳的心力放在照顧幼兒,不知不覺讓自己變成黃臉婆。
加上新聞三不五時就有負面新聞報導,妳想著,再不加把勁,下一個離婚的就是我。
不僅如此,現在多數是雙薪家庭,妳還要上班,妳也有工作;如果妳還剛好是主管,要會做事,更要會帶人。
什麼蠟燭兩頭燒?根本是蠟燭直接「整根」丟進火裡燒。由裡到外,從頭到腳都折騰,都辛苦,累都累死了。
工作十多年下來,我看過無數辛苦的媽媽/妻子/媳婦。身邊不少當了媽媽的女性朋友們,也都是一樣。
我讀到第261頁時,不禁莞爾一笑,也是苦笑,這何嘗不是我過去的心境?
如果結婚後的妳,過得開心,看起來很好,就會有人說「妳真的好幸運」、「妳是貴婦」而不能肯定妳,不去看見妳的付出及努力。
彷彿是因為妳嫁得好,所以麻雀變鳳凰。
然而本書作者 陳彥琪心理師 說得好,那些不願意,不能夠肯定你的人們,有時只是想要自己的苦也被看見。
他們更想要傳達的,是自己的苦命,需要被看見甚至被幫助,但卻「壓抑」下來的心情。
最後,來分享作者的八個字,「媽媽好,孩子才會好。」
看似簡單,卻是精確無比。意思是媽媽能夠先以自己為主,照顧好自己,妳的愛就不會成為孩子往後的負擔,也不會把為了婚姻,為了家庭犧牲付出的怨懟,不知不覺中留給了孩子。
放過自己,是唯一,也是最好的解答

歸根究底,其實是精神獨立

如果說,活到快要三十七歲的現在,沒有被生命過程中的任何事件擊垮,甚至還越混越好,越活越精彩,到底是有什麼秘訣?
我想了又想,那就是精神獨立。
很多人說,是因為女人經濟獨立,這點我同意,但不完全同意。因為比我經濟更獨立,甚至收入豐厚的人,比比皆是。
可是,遇到婚姻中的可能磨難例如伴侶出軌,卻去動刀整形;遭逢相處問題乃至於重大摩擦,卻長年求神問卜及忍耐壓抑的,也不在少數。
許多人把自己的價值,人生的成敗,寄託在他人身上,還有婚姻的存續。
記得多年前,當時還是已婚身份,傍晚下起滂沱大雨。我看著時鐘,估量著暴雨應該是不會停,所以我準備穿雨衣、騎機車,先去買晚餐。
結果警衛伯伯看到奮力牽著機車的我,卻問我,怎麼不等先生回來,開車載妳去買,坐在車裡更舒適,幾乎不會淋到雨。
我當時笑著說,如果我要等他回來,這麼他會有被催促下班的壓力;而我若依賴他,巴望著他,也會徒增你怎麼不快一點,怎麼那麼慢的怨氣。
警衛伯伯聽了說,妳先生娶到妳,真是有福氣。是啊!前夫本人清醒過來,也是萬分同意,偏偏人生沒有回頭藥,可不是?
還有,我時常獨自一人出國旅行。一個人出國自助旅行,會有哪些難關(也可說是麻煩),包含語言、交通、住宿、機票...甚至突發狀況,就讓許多人卻步,甚至不敢一試。
我遇過的鳥事也沒在少,最欲哭無淚的一次,就是從日本回台灣的飛機,無法登機,含淚看著它在我眼前飛走(以前的文章)。
可是,我還是很享受一個人飛出國,獨自旅行。
不用勉強自己融入團體,去沒那麼想去的地方;也不用一直說話,聊著雞毛蒜皮的瑣事,聽著無止盡的抱怨。而是能夠一再地回到自己,持續地觀照自己
加上,我喜歡古城,遠勝過shopping。
獨自旅行是最適合我,也是最喜歡的方式。
就算旅途有伴,過程中也可以分開旅行。想午睡的人,就回飯店睡;想前進的人,就繼續自己的足跡。
沒有誰必須滿足我,配合我;我想要的,我自己來,我自己完成,我自己爭取。
精神不獨立,過了再多年,仍舊覺得自己是殖民地。精神能獨立,你有源源不絕的復原力。
祝福大家。精神獨立,始於完整的自己
(照片是2018年,曼谷六天旅行裡,唯一和友人相聚的時段)

幸福是,你有能力穿越生命的風雨,去愛下一個人,還有愛回自己

幸福是,你有能力穿越生命的風雨,去愛下一個人,還有愛回自己。陶晶瑩和李李仁,賈靜雯和修杰楷,他們的故事不用我多說,自行google,就可以看到很多。
沒有人是一生順風順水,在感情(包含婚姻)從來不曾跌過跤,受過傷;在夜深人靜時流淚,問老天為何要如此待我?感到徬徨、無助與傷心。
甚至還得攤在螢光幕前,被麥克風追著跑,面對那些難以招架的尖銳問題;被許多人檢視,承受龐大的壓力。
可是現在的他們,卻活出了幸福與平靜。
願你我都能穿越生命的風雨,去愛下一個人,尤其是「愛回自己」
(照片取自 陶晶瑩 FB)

2020年父親節快樂

在父親節這一天,送給爸爸最好的禮物,不是第二任女婿(目前不認識),而是認真工作,持續成為更有力量的自己。
小時候,看著爸爸畫著建築的設計圖,真是一個不可思議,雖然我從來沒有看懂過。尤其不容易的是,他沒有讀過什麼書,更遑論高學歷,所以轉成日後望女成龍成鳳的壓力。
可是他能白手起家,扛起整個家庭的經濟,讓我想學什麼都可以,學費從來不是問題。成長過程中,當然很多衝突與爭執,跟許多人都一樣,是台灣傳統家庭的縮影。
還有在我離婚的那一年,他因為無法接受,所以說了一些話,傷透我的心。讓我氣到一整年,都不想跟他說話。
後來我想,讀了這麼多書所為何事?不就是用來幫助自己。再加上我大人有大量,開始破冰。
認真說來,我爸就是創業者。
如今的我,也從不知不覺,到後知後覺,踏上了這條路。
雖然打電話回家閒聊,還是多少有壓力,可是我也觀察到,爸爸的微幅改變,從絕對不可能,到一點一滴。
2020年父親節快樂。

我讀《地緣政治》

為什麼要大量閱讀,持續學習呢?因為要去避免愚蠢和無知,因而釀下的災禍及悲劇。
戰爭就是大規模的毀滅,毀滅別人也毀滅自己。然而,並非只有真槍實彈的國際戰爭,才會帶來損傷。日常生活中的人際剝削,也是如此。
既然要讀地緣政治,首先就要先了解,何謂地緣政治(Geopolitics)。
地緣政治,意即「一個國家因為地理環境因素,進而影響與鄰國之間的政治、軍事、經濟等相關知識」,而最為直接的表現,就是戰爭。
戰爭,就是為了占領土地,以及土地帶來的附加價值。
作者高橋洋一在書中提到,對方後退的話,我就往前推進,這是國際關係間的常識。
不禁讓我聯想,對方逼進的話,我就往後退讓,這何嘗不是人際關係裡的常態,也是人際剝削裡,所謂「被剝削」的形式。
讀著讀著,我滿心感觸。
在獨裁國家中,個人價值低落,獨裁者(或者是特定政黨)為了自身慾望,進而動員全國攻擊其他國家的獨斷行為,在民主體制國家發生的可能性極低。
在民主國家中,「個人價值」遠勝於國家價值,也就是個人本位論。
回過頭來看,在獨裁的關係裡呢?若是其中一方獨斷獨行,另一個人自然就是隱忍、壓抑、聽命及委屈。如此,關係才能「維持」。
民主國家是以「集體討論」,來解決問題的政治體系。
集體討論,代表了能夠平起平坐。在關係裡何嘗不是呢?沒有「尊重」為前提,關係失衡、被人剝削就是必然的結局
回到這本書,從日本的角度來看亞洲最大的潛在威脅,也是台灣的借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