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, 2018的文章

愛是選擇與決定,更是行動

把它收進抽屜。正如做好的決定。
妳看著他送給妳的手鍊,在交往第一百天的時候,他親手為妳戴上的鍊子,曾是這麼閃耀奪目,曾經那麼甜蜜動人,可是妳終究等候不了他的優柔寡斷,妳終究忍受不了他的懸而未決,還有,妳再也無法說服自己,也找不到任何證據相信,妳們的關係能有撥雲見日的那一天,以及美好樂觀的共同未來。

選擇了不再去愛,也決定了把手鍊收起來,把愛他的心收回來,讓絲不再相連,藕能真正切斷。
每一天醒來,其實你都在做選擇與決定,關於愛這回事。 你都在選擇,要不要去愛。 要去愛哪個人?要不要繼續愛著同一個人。還有,要不要去愛下一個人,當然還有太多太多。
如果你單身,你就得在茫茫人海中,在讓你有好感、欣賞甚至心動的對象中做出選擇。選擇了,就是取捨;而取捨就是決定,你必須將決定進一步化為行動,讓對方明瞭你的心意,除非你們早有默契,一切都已盡在不言中。
如果你有伴,無論是步入婚姻或者持續交往的狀態,關係是甜蜜或平淡,是相互支持或隨時開戰,你也必須選擇要不要繼續愛。不繼續,就不是一個家;繼續愛,他就是獨家。既然選擇了繼續愛,那麼你們各自又是如何表現愛?以及如何接受被愛呢?因為太過習慣,所以疏於表現,那麼將會日趨平淡;因為太過理所當然,所以疏於回饋,那麼對方的熱情也將不再。
如果你恢復單身,你也得去選擇,什麼時候才要再去愛下一個人。當然單身也很好,一個

媽媽:女人一生最大的為難及勇敢

媽媽是一種很奇妙的生物。我們天生都是女人,但卻不一定會成為媽媽。我的媽媽當初是在怎樣的心情及狀態下生下了我?已經無從考證。因為現在的她,一定是說「有妳真好,妳是我的驕傲…」這些正向的話語。就像「目擊者證人」記憶一樣,受到內在情緒及外在線索而影響,具有重塑性,因此有一些是虛構,事後回溯及說出來的,不一定為真;以及活在華人社會及傳統壓力下的媽媽,那些無法坦然說出口的壓抑、順從、妥協、委屈、犧牲、隱忍、懊惱、後悔…但卻真實無比的心聲,而這,就是媽媽。


從小除了親手做的卡片,第一個送給她的禮物,是在我國小三年級的時候,一條口紅。甚麼牌子不記得了,畢竟那麼小的年紀,肯定不是什麼名牌貨。但是我卻始終記得口紅的顏色,是嬌艷的粉紫紅色。一個妳無須壓抑或低調,妳只要活出「美麗又快樂」的自己的顏色。


面對她女兒的時候,她凶暴如虎;面對她老公的時候,她膽小如鼠。所以我時常開玩笑說「其實最好的母親節禮物,就是送妳一個新老公啦!」這麼大逆不道又耍寶的回答,大概也就她女兒會講吧。


也因此,我從小深深覺得,媽媽真是地表最慘的苦差事!老公專制父權至上,兒子溫良恭讓(但是沒有儉),所以總是要她出馬擺平大小事,例如幫忙寫功課,或是被同學欺負,所以要去學校伸張正義...等。她的女兒雖然求學路上都是自己來,不用人催功課進度,更不用人幫忙做美勞作業,但是卻時常直指她內心真正想法,對她而言形同在唱反調,讓她火冒三丈。


人都會成長。有人快,有人慢,有人大幅度,有人一點一滴來。

媽媽也一樣。我的媽媽曾經在她女兒最難過的時刻,展現了連她自己也沒想過的潛能,而這是我活到現在,第一次真正見識到她的勇敢,雖然熬了三十年以上,但終究會迸發。


我希望她快樂。我希望她能自由自在,不再是為了誰,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。因為我始終相信著:為自己而活,永遠不嫌晚;綻放屬於你的光彩,永遠都值得期待。所以我常笑說,「媽,我都沒捅簍子給妳收拾善後,讓妳現在逍遙似神仙,不錯吧!」只有在我面前才敢說出真心話的她,現在總算也能笑著承認了,「是啊!但妳就要這樣鬼靈精怪,不能收斂一下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