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, 2018的文章

孝而不順,是送給父親的最好禮物

我的父親是個活得很憋屈的男人。蠻橫、權威、掌控及支配...所有足以描述傳統大男人的字眼,他一個都沒逃過,而且是更嚴厲的版本。在我最初生命的前二十年,沒有加油添醋,沒有扭曲事實,就是如此模樣。 兒子剪個新潮髮型會被抓去掄牆;
女兒去好樂迪唱歌回家會被罰跪;
至於他老婆滔滔不絕的苦水,滿腔委屈及抱怨,今天就不提了。
他有著極其守舊的思維,他的世界是三十年前的版本。他從來不看書,只看電視;但是逼我讀教科書,逼我要有好成績;然後我偷偷讀了大量不會考試的書,不只是漫畫、小說抑或是各國古典文學、社會學、心理學、哲學…等,只要不是教科書,他把這些書全部打包丟掉,就在我的眼前,國中時期的我覺得荒謬無比,心中是氣憤、不平、委屈還有驚懼,但是不敢多說一個字。
所以沒有人敢跟他親近,因為逃,都來不及。隨時可能就被罵。可能只是一句話,不順他的意,不屬於他的認知及價值,立刻就被責罵,被斥為歪理,哪怕我們的立論再站得住腳,都沒有抵抗力。這個家裡,就是一言堂,沒有討論的空間和商量的餘地。我們母子女三個人,怕得要死。
這就是一個「習得無助」的歷程,年幼時的我還沒有心理學理論得以說明,但我卻真真切切地經驗並且看在眼裡,因為我的母親就是最好的例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