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持續做「對的事」,才能讓彼此一直都是「對的人」





















你相信有「對的人」嗎?或者你一直都在尋找所謂「對的人」?可是過了這麼多年你卻發現,為什麼總是找不到對的人,又或者為什麼找到了之後,交往了一段時間,甚至步入了婚姻,不出幾年開始一切都不對。你們倆的價值觀不再契合,性格互補變成天大歧異般不合,性格相似變成互不相讓,處處針鋒相對?到底是我當時鬼遮眼?還是對方刻意隱瞞或欺騙?兩情相悅你儂我儂熱戀的時候,對比著平淡如白開水的現在,對方彷彿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。


他們都結婚了…
女性友人這般說著:「交往的時候,風雨無阻都接送。很多事情我不用說,他都懂,而且樣樣都精通。」可是「結婚了以後,他都叫我自己搭車。很多事情我若是不重複說,他根本就叫不動。」


男性友人這般說著:「交往的時候,說話輕聲細語何等溫柔。她總是體諒我萬般辛苦工作多,嘮叨碎念都沒有。」可是「結婚了以後,連珠炮般轟炸不休。其實我只是下班剛到家,想在沙發上坐著放空。」


以上的對話相信多麼耳熟能詳。長期關係像是一場詐騙,讓原本歡欣鼓舞,手牽手走進去的兩個人都百感交集,曾幾何時開始忍氣吞聲,接著有苦難言,幸福美好從此石沉大海,變成再也搆不著邊,彷彿海市蜃樓般的一種幻覺。


我們都誤解了…
沒有所謂「對的人」。因為關係是有生命的,關係是動態的,更是瞬息萬變的。伴侶就像共舞的兩個人,只要有一方稍微閃神暫停了舞步,或是想法改變不願共舞了,另一方就會受到影響,無論是被動接受調整自己的舞步,還是主動改變這段關係的力道及方向,這些交互作用及化學變化都會在關係中持續進行中,不斷發酵中,無論是甜蜜愉悅的感覺,還是沉悶窒息的感受。然而我們多半後知後覺,甚至不知不覺,直到關係破裂的結果顯現於眼前。



只有為了彼此,為了這段關係,雙方持續做著「對的事」,才能讓彼此一直都是對的人


我們一直以為最困難的是找到那個「對的人」,然而進入長期關係開始,才是真正的考驗。進入了長期關係,無論有沒有走入戶政事務所簽字蓋章,轉變了身份,其實都是來到了關係中的第二回合,下一個章節。當你開始發懶鬆懈了,當妳不再為互動方式妝點,情人間的甜蜜絮語不久就會變質成為讓人抓狂的叨念;那個以前無時不刻都想念,無論如何都想靠在身邊的人,從此成了最沉重的負擔,輕鬆自在成了再也回不去的從前。


我們都不希望只有在相遇的瞬間是對的,四周充滿著粉紅色,如同玫瑰般的氛圍,但是隨著時光流逝及日常生活的消磨,彼此慢慢成為了錯的人,婚姻變成了人人都想逃離的圍城,一開始都很對,後來都爛尾。


經營關係的方法及秘訣,其實都不難理解,你我也都知道執行方針。就像是體貼對方狀態,關照對方需求,在不超過自己能力範圍內,能為對方設想及打點,可是我們多半疏於執行,稍微有挫折就傾向放棄,把自己的幸福從此交給了聽天由命。幸福是可以創造的,但必須是有意識地創造,去鋪陳,去改寫。

願每個人的感情關係不再度日如年,而會越陳越香,越釀越甜
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離婚後才明白的事:「辭祖」

嬌小可愛的Maggie用著小奔跑的步伐出現在我眼前,蜜糖色的肌膚在炙熱的陽光下閃閃發亮。

我著實好奇Maggie從哪裡趕過來,一聽到答案著實令我興味盎然。

「霞海城隍廟!不是吧?妳的約會邀請不斷,炙手可熱得很!還需要去求姻緣嗎?」我好整以暇卻又不解地問道。

Maggie立即賞我一個大白眼:「誰去求桃花?我是去辭祖的。沒聽過吧!」她接著嘆了一大口氣。

「哇!這是什麼?」太新鮮了!「辭祖」二字我還是第一次聽說。題外話,看好友翻白眼也是挺痛快的。

台灣傳統習俗,結婚都會拜過男方祖先,告知入了對方家門。然而離婚場面通常都很難看,沒有撕破臉、對簿公堂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,多半是落荒而逃,老死不相往來。也因此,通常也沒有機會再次進到男方祠堂,親自告知男方祖先雙方情緣已盡,日後無須庇佑,雙方也再無瓜葛。

據說離婚後若是沒有辭祖,男方家裡的祖先原本是庇佑,後來可能成為了干擾,認為自家的媳婦不孝,使得往後的健康、感情及財務狀況等方面都不順利。尤其若是有了新對象,也可能從中破壞,使得下一段感情無端產生波折。另有一說,對於子嗣的健康及學習表現也可能受到影響。

以上來自於Maggie完成城隍廟辭祖,還有她認真請教網路大神,我才得知原來台灣習俗還有這麼一回事。

一個簡單儀式,讓心中塵埃落定

「我以前也沒聽說過啊,甚至連我老媽也不知道呢!這也算不經一事,不長一智吧。」Maggie這麼說。

喜歡自己是一生的修練,悅納自己是一生的作業

你喜歡自己嗎?你喜歡你的個性、妳的五官、你的身形、妳的氣質、你的工作、你的家庭,你的生命經驗,你的任何一個看得見或看不見,內在的狀態或外在的條件嗎?

我還沒遇過一個打從心底喜歡自己的人
「我真羨慕她能恢復單身,她一直是我心中的人生勝利組。離開痛苦的婚姻,不也是一種勝利?」已婚的男性友人A這樣說著。
「我覺得A過得好幸福!工作穩定,收入優渥,有妻有女,能有這樣一個小家庭我好羨慕呢!」單身的女性朋友B這麼說著。
身為共同朋友的我,聽了不禁啞然失笑了。

我好羨慕她身邊有伴,我好羨慕他單身狀態,我好羨慕她五官亮眼還吃不胖,我好羨慕他的肌肉線條又強壯,我真羨慕他自由自在,我好羨慕她很多人欣賞,我好羨慕他的家世,我好羨慕她的工作及收入.....

在這些羨慕當中,有多少是你自己的想像?那些被羨慕的人也有他自己的沒自信,他並不如同你這樣看待自己。你萬般羨慕他的同時,他的心底多麼酸澀;妳希望成為她的同時,卻忽略她內心深處另一側目前無解的黑洞。

喜歡自己很難。因為過往累積的成長經驗,因為周遭環境總有些打擊你、貶抑你、質疑你的眼光及聲音,那些日積月累的自我懷疑,讓你的自我認知彷彿鬆軟的土壤質地,只要颳起風、下起雨,那棵名為自信的樹木就隨之動搖,失去自我肯定的依據;因為無法喜歡自己,看誰都會高貴無比,你和別人總有著他高你低的差距,或者是看誰都是假想敵。

敬佩但不羨慕,你才會進步
敬佩的情緒讓我們想要學習,想要跨越;羨慕的情緒讓我們畫地自限,自哀自憐。

敬佩一個人,他會是你的role model,他會是你的精神指標,引領你前進的燈塔,你追隨、模仿、學習甚至超越的對象。你看著他如何一步一步,練就了現在的自己,做了哪些選擇、取捨及努力,放棄了哪些休閒及逸樂,反覆琢磨、持續鍛鍊那些多數人一想像就打退堂鼓,一看到就退避三舍的苦差事,然而成為眼前的這麼一個人。

羨慕一個人,他會是你生命中的金城武或林志玲。因為太過耀眼,因為難以超越,所以激發了自卑,激發了內在更強大的無能,而這些自卑及無能感,讓你看自己都不順眼,看自己都覺得信心全失,還未曾嘗試就宣告投降,還未曾努力就主動放棄。

他總是不了解我?關係裡的溝通:自我揭露與回饋

「他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啊?妳一向客觀理性,他不知道妳根本不會介意嗎?怎麼會這樣?」Yvonne顯然很吃驚。
「我怎麼知道他怎麼想的?捉摸不定,自以為是風一樣的男子」Ivy打趣地回應了Yvonne。

我輕輕啜了一口咖啡,接著淡淡地作了個小總結:「他不一定是不了解妳,他不了解的,也許是他自己」。我看似在回應Ivy,其實是解釋給Yvonne聽。

以上對話的背景故事是這樣。Ivy跟老公前陣子有了些爭執,老公先是說了一些不得體的話,過些時日才開始道歉賠不是,Ivy雖然不再動怒,但多少感到莫名其妙,心中不是滋味。

這讓我聯想起社會心理學家Joseph Luft和Harry Ingham提出的周哈里窗(Johari Window)理論,因為「自我揭露」與「他人回饋」不足,導致雙方溝通無效,這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