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一個人旅行提醒我人生必須面對的三件事
















一個人出國旅行是第幾次了呢?已經算不太清楚。以前身邊總是有一個人,一起探索旅行中的美好與新奇,一起迎接異國文化的初體驗,還有幫忙處理上網設定,以及作為自動導航。


有人一起的時候,有恃無恐的時刻總是會多一些;有人一起的時候,放鬆放空的時刻總是能多一點。然而沒有人一起,只有你一個人的時候呢?有些人把自助旅行想得很浪漫、很瀟灑、很夢幻、很輕鬆;但其實一個人的旅行,沒有人幫你瞻前顧後,舉凡出發前訂購機票安排住宿,處理簽證及換匯,準備行李大小瑣事;到了當地後,如何從機場抵達下榻飯店或民宿,不同的鐵路系統、車種及班次,不同的套票組合,甚至還能搭船,以及接下來往返各景點的乘車路線及轉乘方式,還有各景點的開放及關閉時間,點餐時如何不踩雷也不失禮,購物時如何詢問店員,買得開心買得正確。當然最重要的是,一個人身在異地要安全優先,留意扒手。因此,一個人的旅行不可能全然放鬆,如入無人之境。那麼一個人的旅行,又能帶來什麼意義與體會呢?


1. 在變動中找到規律

來到台灣遊客相對較少的姬路市。山陽電鐵、阪神電鐵以及JR新幹線都是可以搭乘的系統。回程時,臨時起意想去看看「明石海峽大橋」。去的時候搭乘山陽電鐵,回程搭乘JR,先是搭急行快車,卻過頭到了神戶,再回頭改搭普通車,終點站卻又是「須磨」。這就像是你從台北搭自強要去桃園,先過頭到了中壢,回頭搭了區間車的終點站卻又是內壢。心中有些慌亂,但過了五分鐘後我開始推想,大眾運輸系統的設計必定符合人性,而且會有共通的邏輯。我回想台北捷運及各家客運轉運的方式,最後我順利地抵達目的地,看到目前世界跨距最長的吊橋—明石海峽大橋。離開舞子公園站,前往關西機場也有一番波折,拖著行李的我,面對複雜無比的路線圖,數度面臨了身邊沒人可以求助的處境。慌亂同時焦慮。但我告訴自己,那就焦慮三分鐘吧!然後開始爬梳經驗,理出邏輯,找出規律,你會知道該往哪裡去。


2. 在陌生中學著熟悉

即使都在亞洲,但是跟台灣仍有不小差異。即使都有漢字,但實際意義和中文終究有些出入。在超市購物,在餐廳點餐,在藥妝店尋找藥品時,面對滿滿的日文字,如何找出真正所需,不包含特定致敏成份。試著開口諮詢藥師,就像在台灣一樣。即使日文能力年久失修,但是簡易句型あります、ありません,還是能試著派上用場。越練習越熟悉,是不變的真理。當然我在和日籍藥師諮詢的過程中仍不免緊張,不免忐忑,但我想這就是必然的情緒及過程吧。


3. 在不安中找到安定

變動及陌生激起了內在一層又一層的不安。然而在須磨的海邊,晴朗的天氣,遼闊的天際,一望無際的海洋,那些不安卻開始慢慢沉澱。雖然是不同的海邊,但我想海水都是一樣的鹹。雖然沒有人在身邊,但我想生命的課題終是自己要面對。也因為心漸漸安定了,我才驚喜地發現來到「須磨」有其深意。它是一個不起眼的小站,但是對我卻有獨特的意義。源氏物語是我高中時期相當喜愛的日本文學作品,它是世界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,故事背景是平安時代,以男主角源氏為核心。裡面緋句之優美,情感之細膩,刻劃之動人,還有生命由繁華興盛到衰敗凋零,歸於平淡及空的真義。其中有一段,源氏正是因為被下放到須磨,才有了邂逅明石姬的風流韻事。


一個人的旅行,提醒了我人終其一生都要面對的三件事。持續提醒自己,在日常中練習,一步步趨近內在的平靜與安定。


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訂製。自己決定的幸福

「好久不見了!最近好嗎?」我對著瘦了一大圈,五官更加立體、美麗的高中同學Michelle打招呼。

「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。婚變之後,以前的衣服都穿不下了,有了大肆血拚的最佳理由;偏偏租屋處的衣櫃又太小,買多了也沒地方放。」Michelle兩手一攤,露出看似遺憾的微笑,那個開朗風趣的她回來了。

Michelle從不避諱自己結過婚這件事,也從不隱瞞她的年齡。年紀帶出關鍵性的時空背景。也就是三十歲左右的女人,成長在相同的社會氛圍,有著一樣的家人期待及傳統包袱。

「當時最讓我受傷的,是老公外遇,不少人卻指責原因出在我沒有生育。」Michelle灑脫的笑容裡,仍有著當時受傷的痕跡。


我們以為時代進步了、男女平等、性別平權了?其實沒有。

進步的只有科技,不變的還是人性。依舊的,是三十歲女人的哀愁和美麗


單身的女人被催婚,被長輩安排一場又一場,尷尬又莫名的相親及飯局。新婚不久的女人被催著快點生育,無論她本身的自由意志,也無視夫妻兩人自己的共識。產後不久的女人,正要適應新手媽媽的生心理轉變,還有育兒的種種戰役,卻被繼續催生第二胎。而離婚的女人呢?彷彿犯了錯一般,對家人而言,卻是多麼難以啟齒。

以上的劇情,是每次姊妹淘聚會時的常見話題。我們的社會氛圍、對於女性的態度,真的有隨時代推演,變得更尊重、有彈性和進步嗎?拉長時間軸,或許是有的,但速度極為緩慢,緩慢到彷彿沒有前進。

無論是單身、結婚或離婚的女性處境,都再次突顯出「這個世代的女人還是活得壓抑」,仍舊被社會包袱、親情壓力逼得喘不過氣。

我也觀察到,即使這個時代,有些女人的潛意識裡仍有著小女人期待,幸福根基於結婚的達成,對於夫妻關係更是抱著「無論如何都要從一而終」。這樣的想法沒有絕對好壞,只

當你只能勇敢,你就什麼都會了!旅行教會我的其中一件事

回想人生中必須勇敢,不外乎都是必須「一夫當關」的時刻。


2008年的三軒茶屋

還記得多年前去日本旅行,雖然學過日語,基本溝通例如點餐、問路沒有問題,然而求助型會話就有莫大障礙了。當時的男友途中染上感冒,想當然爾,自行買了日本旅行必買的消炎止痛藥EVE,沒想到卻引發了嚴重藥物過敏。

看著眼睛四周瞬間紅腫如核桃、視線模糊的他,當下焦急慌亂又心疼的我,一個人抓了手機、錢包和飯店房卡,立刻奔去最近的藥局,日語為主,比手畫腳為輔,先是對藥師描述服用EVE後的症狀表現,接著詢問該如何緩解藥物過敏的症狀,不料無法積極處理,只能被動多喝水及多休息,讓過敏症狀慢慢消退。

等到危機解除恢復冷靜以後才發現,光是開口說英文都會頭皮發麻,更遑論要說的是日文!當下竟能勇敢說出口,而且是將它用在全然陌生的情境及主題:求救的溝通及表達。回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,浪漫的說法是愛情的力量真偉大,現在來看,或許是很怕男友客死異鄉吧!

由此學到了「藥物過敏」這堂課。往後若朋友有消炎止痛需求,可能服用到EVE時,我都會立刻詢問朋友有沒有Ibuprofen過敏的體質,以免消炎止痛不成,嚴重過敏反應上身,徒增風險。

2016年的銀座漫步
現在開始的一個人旅行,最棘手的,就是方向感的問題。一向方向感極差的我,一迷路就焦慮,一焦慮就腦袋當機,一當機就迷路更徹底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

從電影「佈局」看外遇:慾望總有代價。

近期好評不斷,被譽為難得一見佳片的西班牙電影─佈局(The Invisible Guest),描述了事業如日中天的高科技產業生意人─艾德里安‧多力亞,某一天在飯店內被不明人士擊昏,醒來後卻發現,原本也在房間內的情人(也就是外遇對象)卻成為了一具屍體,而屍體旁是覆滿地板的鈔票。現場所有證據及矛頭都指向他。接下來多力亞與律師,一步步抽絲剝繭,回溯案發及外遇的所有細節,來幫助他準備有利的辯證,究竟真相是什麼?兇手是他,還是另有他人?

長期的感情關係裡,尤其是進入了婚姻,終究會走到細水長流、安穩平淡的時期,而這還是理想的版本。常見的狀況是,隨著日常生活的摩擦及衝突,因而心生怨懟、感情關係日益消磨的更是大有人在。

這時候,一種兩情相悅,久違的甜蜜心跳,熱烈激情的歡好,就成為了平淡婚姻生活中,最能夠讓人重新尋回熱情、暫時換得喘息的秘密出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