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當你只能勇敢,你就什麼都會了!旅行教會我的其中一件事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回想人生中必須勇敢,不外乎都是必須「一夫當關」的時刻。


2008年的三軒茶屋

還記得多年前去日本旅行,雖然學過日語,基本溝通例如點餐、問路沒有問題,然而求助型會話就有莫大障礙了。當時的男友途中染上感冒,想當然爾,自行買了日本旅行必買的消炎止痛藥EVE,沒想到卻引發了嚴重藥物過敏。


看著眼睛四周瞬間紅腫如核桃、視線模糊的他,當下焦急慌亂又心疼的我,一個人抓了手機、錢包和飯店房卡,立刻奔去最近的藥局,日語為主,比手畫腳為輔,先是對藥師描述服用EVE後的症狀表現,接著詢問該如何緩解藥物過敏的症狀,不料無法積極處理,只能被動多喝水及多休息,讓過敏症狀慢慢消退。


等到危機解除恢復冷靜以後才發現,光是開口說英文都會頭皮發麻,更遑論要說的是日文!當下竟能勇敢說出口,而且是將它用在全然陌生的情境及主題:求救的溝通及表達。回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,浪漫的說法是愛情的力量真偉大,現在來看,或許是很怕男友客死異鄉吧!


由此學到了「藥物過敏」這堂課。往後若朋友有消炎止痛需求,可能服用到EVE時,我都會立刻詢問朋友有沒有Ibuprofen過敏的體質,以免消炎止痛不成,嚴重過敏反應上身,徒增風險。


2016年的銀座漫步

現在開始的一個人旅行,最棘手的,就是方向感的問題。一向方向感極差的我,一迷路就焦慮,一焦慮就腦袋當機,一當機就迷路更徹底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


以前有現成的人體GPS,現在開始Google Map就是可靠的好伴侶。自助旅行最苦惱交通路線及各類轉乘方式,尤其東京出名的複雜交通系統與電車路線,JRMetro地鐵、都營地下鐵、各家私鐵著實分不清,還有各類票卷價格及適用方式。


然而去年第一次獨自東京漫遊,以銀座為中心,無論是上課練習、觀賞戲劇、參拜神社、逛街覓食、按圖索驥尋訪每一家知名咖啡店,還有近年來造訪東京多次,卻始終不曾去過的地標:東京鐵塔,其中一天的傍晚乘著微風,悠閒散步抵達,總算完成了最後一塊東京拼圖。六天內的所有交通及轉乘經驗,也就搭錯路線一次,其他行程全數過關。原來,一個人旅行的勇敢,也讓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感。


當你只能勇敢,你就什麼都會了

有人可以依賴,是一種不費力的幸福,也會間接埋藏你的潛能。沒人可以依賴,你就必須勇敢。當你只能勇敢,你就什麼都會了。在陌生城市裡,你必須勇敢,揚棄原本最習慣的生活方式。你必須勇敢,才能邁開步伐離開,不在原地打轉。你必須勇敢,才能見識也許今生只能見到一次的風景,不留心中遺憾。你必須勇敢,才知道你的極限與潛力,原來超越預期



人是一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動物。只有必須勇敢的時刻,勇氣才會油然而生。因為你勇敢,原本你以為不可能的,你實現了;原本你以為絕對做不到的,你獨立完成了。


我的下一趟旅行,會是在秋季,它會帶給我怎樣的衝擊,會激發出什麼樣的勇氣,我拭目以待,相信精彩可期。
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離婚後才明白的事:「辭祖」

嬌小可愛的Maggie用著小奔跑的步伐出現在我眼前,蜜糖色的肌膚在炙熱的陽光下閃閃發亮。

我著實好奇Maggie從哪裡趕過來,一聽到答案著實令我興味盎然。

「霞海城隍廟!不是吧?妳的約會邀請不斷,炙手可熱得很!還需要去求姻緣嗎?」我好整以暇卻又不解地問道。

Maggie立即賞我一個大白眼:「誰去求桃花?我是去辭祖的。沒聽過吧!」她接著嘆了一大口氣。

「哇!這是什麼?」太新鮮了!「辭祖」二字我還是第一次聽說。題外話,看好友翻白眼也是挺痛快的。

台灣傳統習俗,結婚都會拜過男方祖先,告知入了對方家門。然而離婚場面通常都很難看,沒有撕破臉、對簿公堂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,多半是落荒而逃,老死不相往來。也因此,通常也沒有機會再次進到男方祠堂,親自告知男方祖先雙方情緣已盡,日後無須庇佑,雙方也再無瓜葛。

據說離婚後若是沒有辭祖,男方家裡的祖先原本是庇佑,後來可能成為了干擾,認為自家的媳婦不孝,使得往後的健康、感情及財務狀況等方面都不順利。尤其若是有了新對象,也可能從中破壞,使得下一段感情無端產生波折。另有一說,對於子嗣的健康及學習表現也可能受到影響。

以上來自於Maggie完成城隍廟辭祖,還有她認真請教網路大神,我才得知原來台灣習俗還有這麼一回事。

一個簡單儀式,讓心中塵埃落定

「我以前也沒聽說過啊,甚至連我老媽也不知道呢!這也算不經一事,不長一智吧。」Maggie這麼說。

喜歡自己是一生的修練,悅納自己是一生的作業

你喜歡自己嗎?你喜歡你的個性、妳的五官、你的身形、妳的氣質、你的工作、你的家庭,你的生命經驗,你的任何一個看得見或看不見,內在的狀態或外在的條件嗎?

我還沒遇過一個打從心底喜歡自己的人
「我真羨慕她能恢復單身,她一直是我心中的人生勝利組。離開痛苦的婚姻,不也是一種勝利?」已婚的男性友人A這樣說著。
「我覺得A過得好幸福!工作穩定,收入優渥,有妻有女,能有這樣一個小家庭我好羨慕呢!」單身的女性朋友B這麼說著。
身為共同朋友的我,聽了不禁啞然失笑了。

我好羨慕她身邊有伴,我好羨慕他單身狀態,我好羨慕她五官亮眼還吃不胖,我好羨慕他的肌肉線條又強壯,我真羨慕他自由自在,我好羨慕她很多人欣賞,我好羨慕他的家世,我好羨慕她的工作及收入.....

在這些羨慕當中,有多少是你自己的想像?那些被羨慕的人也有他自己的沒自信,他並不如同你這樣看待自己。你萬般羨慕他的同時,他的心底多麼酸澀;妳希望成為她的同時,卻忽略她內心深處另一側目前無解的黑洞。

喜歡自己很難。因為過往累積的成長經驗,因為周遭環境總有些打擊你、貶抑你、質疑你的眼光及聲音,那些日積月累的自我懷疑,讓你的自我認知彷彿鬆軟的土壤質地,只要颳起風、下起雨,那棵名為自信的樹木就隨之動搖,失去自我肯定的依據;因為無法喜歡自己,看誰都會高貴無比,你和別人總有著他高你低的差距,或者是看誰都是假想敵。

敬佩但不羨慕,你才會進步
敬佩的情緒讓我們想要學習,想要跨越;羨慕的情緒讓我們畫地自限,自哀自憐。

敬佩一個人,他會是你的role model,他會是你的精神指標,引領你前進的燈塔,你追隨、模仿、學習甚至超越的對象。你看著他如何一步一步,練就了現在的自己,做了哪些選擇、取捨及努力,放棄了哪些休閒及逸樂,反覆琢磨、持續鍛鍊那些多數人一想像就打退堂鼓,一看到就退避三舍的苦差事,然而成為眼前的這麼一個人。

羨慕一個人,他會是你生命中的金城武或林志玲。因為太過耀眼,因為難以超越,所以激發了自卑,激發了內在更強大的無能,而這些自卑及無能感,讓你看自己都不順眼,看自己都覺得信心全失,還未曾嘗試就宣告投降,還未曾努力就主動放棄。

他總是不了解我?關係裡的溝通:自我揭露與回饋

「他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啊?妳一向客觀理性,他不知道妳根本不會介意嗎?怎麼會這樣?」Yvonne顯然很吃驚。
「我怎麼知道他怎麼想的?捉摸不定,自以為是風一樣的男子」Ivy打趣地回應了Yvonne。

我輕輕啜了一口咖啡,接著淡淡地作了個小總結:「他不一定是不了解妳,他不了解的,也許是他自己」。我看似在回應Ivy,其實是解釋給Yvonne聽。

以上對話的背景故事是這樣。Ivy跟老公前陣子有了些爭執,老公先是說了一些不得體的話,過些時日才開始道歉賠不是,Ivy雖然不再動怒,但多少感到莫名其妙,心中不是滋味。

這讓我聯想起社會心理學家Joseph Luft和Harry Ingham提出的周哈里窗(Johari Window)理論,因為「自我揭露」與「他人回饋」不足,導致雙方溝通無效,這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