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面對孩子的惡:首先你必須整理你自己





















看到「惡」這個字,你第一個湧起的念頭與感受是什麼?憤怒焦慮?毛骨悚然?嗤之以鼻?除惡務盡?還是能夠不先下評斷,保有一絲探究與好奇?


在學校進行心理輔導時,這些讓老師及家長焦頭爛額的孩子,無論是捉弄同學、打架、翹課、說謊、偷竊…等各式各樣的問題行為,不禁讓我聯想起法國經典電影《四百擊》(Les quatre cents coups)。片中主角Antoine這個男孩,也有著課堂傳遞裸女照片、翹課在外遊蕩、撒謊、偷竊……等被視為「惡」的行徑。然而他經歷了不被家人理解、不被接納以及責罰,還有面對大人言行表裡不一的幻滅後,在家庭及學校中,這一連串看似微小卻又連續不斷的挫折下,一步步地走入悲劇性的煙硝裡。電影的結局是男孩從教養院逃跑,持續不斷奔跑著,直到海邊,回眸成為最後的定格,這一幕成為影史上的經典,也是亙古的問號。究竟孩子的惡是什麼?它包含了又透露著什麼樣的訊息?


日本榮格分析的心理學大師─河合隼雄,曾經提過「單純地排除惡,會引來更大的惡。」以及「惡的破壞一旦超過一定的程度,就再也無法挽回。」他指出了當我們試圖用決斷性的方式,去處理孩子的問題行為時,表面上劍及履及,成效顯著;但這其實只是壓抑了惡的背後,孩子真正想要表達的珍貴訊號以及成長議題;甚至是,一旦惡的程度及廣度持續累積,就可能走向無法回頭的不歸路。


與孩子工作,可說是彼此交鋒的挑戰,在於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,直覺是敏銳的。不少孩子看到大人打著冠冕堂皇的口號,但言語及行為卻是大相逕庭,因此要讓孩子打從心底去信服大人的管教,以及所有說詞,就時常引起許多矛盾與衝突。記得上週五在河合隼雄「孩子與幻想系列」深度論壇裡,有段話讓我銘記在心,就是「孩子必須看到誠實的大人,內心才能得到安頓,並且產生信任感」。


那麼身為大人,應該如何面對呢?


【承認自己的情緒】
面對孩子犯錯時,我們第一時間總是會湧起焦躁、憂慮、不安甚至是憤怒,這些情緒並不意外。然而我們必須意識到,理解到並且承認自己內在確實產生了這些情緒,而這些情緒,有一部份確實是孩子行為所激起的,然而有一部份,卻是自己本身早已存在多時的問題,與孩子無關。可能來自於工作,可能來自於伴侶關係,或是其他棘手的議題。然而當情緒及問題同時並行、交錯出現時,辨識並不容易,而相對弱勢的孩子,就可能成為了宣洩情緒及壓力的出口。


接納自己的有限性
沒有全能全知的父母。所以試著認識自己,以及接納自己能力的有限性。做為父母,多麼不容易,沒有天生的完美父母,但是我們可以一邊學習,一邊前進,必要時可以適度休息,但不要提早放棄。或者是尋求專業管道的協助,例如特殊教育、心理及醫療資源…等。


不過早評斷,思索及想像行為背後的訊息
當我們太早就對孩子的行為驟下評斷時,任何可能性就宣告終止。可能是求救的訊息,或者是渴望被關心、期待陪伴的暗示,甚至是透過破壞現狀而產生的一種珍貴創造力?這一切的答案,都需要我們按耐住自己的評斷衝動,以及保持願意探究的好奇心,才有機會挖掘及證明。
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訂製。自己決定的幸福

「好久不見了!最近好嗎?」我對著瘦了一大圈,五官更加立體、美麗的高中同學Michelle打招呼。

「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。婚變之後,以前的衣服都穿不下了,有了大肆血拚的最佳理由;偏偏租屋處的衣櫃又太小,買多了也沒地方放。」Michelle兩手一攤,露出看似遺憾的微笑,那個開朗風趣的她回來了。

Michelle從不避諱自己結過婚這件事,也從不隱瞞她的年齡。年紀帶出關鍵性的時空背景。也就是三十歲左右的女人,成長在相同的社會氛圍,有著一樣的家人期待及傳統包袱。

「當時最讓我受傷的,是老公外遇,不少人卻指責原因出在我沒有生育。」Michelle灑脫的笑容裡,仍有著當時受傷的痕跡。


我們以為時代進步了、男女平等、性別平權了?其實沒有。

進步的只有科技,不變的還是人性。依舊的,是三十歲女人的哀愁和美麗


單身的女人被催婚,被長輩安排一場又一場,尷尬又莫名的相親及飯局。新婚不久的女人被催著快點生育,無論她本身的自由意志,也無視夫妻兩人自己的共識。產後不久的女人,正要適應新手媽媽的生心理轉變,還有育兒的種種戰役,卻被繼續催生第二胎。而離婚的女人呢?彷彿犯了錯一般,對家人而言,卻是多麼難以啟齒。

以上的劇情,是每次姊妹淘聚會時的常見話題。我們的社會氛圍、對於女性的態度,真的有隨時代推演,變得更尊重、有彈性和進步嗎?拉長時間軸,或許是有的,但速度極為緩慢,緩慢到彷彿沒有前進。

無論是單身、結婚或離婚的女性處境,都再次突顯出「這個世代的女人還是活得壓抑」,仍舊被社會包袱、親情壓力逼得喘不過氣。

我也觀察到,即使這個時代,有些女人的潛意識裡仍有著小女人期待,幸福根基於結婚的達成,對於夫妻關係更是抱著「無論如何都要從一而終」。這樣的想法沒有絕對好壞,只

當你只能勇敢,你就什麼都會了!旅行教會我的其中一件事

回想人生中必須勇敢,不外乎都是必須「一夫當關」的時刻。


2008年的三軒茶屋

還記得多年前去日本旅行,雖然學過日語,基本溝通例如點餐、問路沒有問題,然而求助型會話就有莫大障礙了。當時的男友途中染上感冒,想當然爾,自行買了日本旅行必買的消炎止痛藥EVE,沒想到卻引發了嚴重藥物過敏。

看著眼睛四周瞬間紅腫如核桃、視線模糊的他,當下焦急慌亂又心疼的我,一個人抓了手機、錢包和飯店房卡,立刻奔去最近的藥局,日語為主,比手畫腳為輔,先是對藥師描述服用EVE後的症狀表現,接著詢問該如何緩解藥物過敏的症狀,不料無法積極處理,只能被動多喝水及多休息,讓過敏症狀慢慢消退。

等到危機解除恢復冷靜以後才發現,光是開口說英文都會頭皮發麻,更遑論要說的是日文!當下竟能勇敢說出口,而且是將它用在全然陌生的情境及主題:求救的溝通及表達。回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,浪漫的說法是愛情的力量真偉大,現在來看,或許是很怕男友客死異鄉吧!

由此學到了「藥物過敏」這堂課。往後若朋友有消炎止痛需求,可能服用到EVE時,我都會立刻詢問朋友有沒有Ibuprofen過敏的體質,以免消炎止痛不成,嚴重過敏反應上身,徒增風險。

2016年的銀座漫步
現在開始的一個人旅行,最棘手的,就是方向感的問題。一向方向感極差的我,一迷路就焦慮,一焦慮就腦袋當機,一當機就迷路更徹底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

從電影「佈局」看外遇:慾望總有代價。

近期好評不斷,被譽為難得一見佳片的西班牙電影─佈局(The Invisible Guest),描述了事業如日中天的高科技產業生意人─艾德里安‧多力亞,某一天在飯店內被不明人士擊昏,醒來後卻發現,原本也在房間內的情人(也就是外遇對象)卻成為了一具屍體,而屍體旁是覆滿地板的鈔票。現場所有證據及矛頭都指向他。接下來多力亞與律師,一步步抽絲剝繭,回溯案發及外遇的所有細節,來幫助他準備有利的辯證,究竟真相是什麼?兇手是他,還是另有他人?

長期的感情關係裡,尤其是進入了婚姻,終究會走到細水長流、安穩平淡的時期,而這還是理想的版本。常見的狀況是,隨著日常生活的摩擦及衝突,因而心生怨懟、感情關係日益消磨的更是大有人在。

這時候,一種兩情相悅,久違的甜蜜心跳,熱烈激情的歡好,就成為了平淡婚姻生活中,最能夠讓人重新尋回熱情、暫時換得喘息的秘密出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