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協議離婚,是他給我的「最後的禮物」


















時常有朋友問我,妳原諒他了嗎?我聽到這個問題時,總是啞然失笑。因為我從來沒有恨過。很不可思議?或者難以理解嗎?甚至我其實是感激他的。覺得奇怪?那請聽我娓娓道來吧…


美好的婚姻是貨真價實。多年的相處時光,爭吵次數屈指可數。回顧前半生,很幸運地有人相伴走過紐約、維也納、薩爾斯堡、巴黎、庫倫洛夫及亞洲多個城市,平時生活自在閒適,我給了他極大的自由,他對我何嘗不是?彼此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,更是互相扶持的家人。人生如此夫復何求?所以我感恩有過這樣的伴侶,有過這樣的恬靜。



中壢都是我的回憶,整個大桃園就是我的蓄淚池

直到現在,轉乘公車前往大崙、平鎮或南崁…等地工作時,經過的路標也會讓我瞬間眼眶泛紅。腦海閃過不堪畫面時,當然不免會有負面情緒,但更多時候我看到的,卻是過往的青春足跡,從大學、研究所、交往到婚後,中壢大學的角落,中壢夜市的美食,桃園各區名勝風景,都是幸福回憶的拼圖。人人都說觸景會傷情,結果整個大桃園就是我的蓄淚池。


工作讓我看過各式各樣痛苦的婚姻關係。就像俄國文豪托爾斯泰說過:幸福的家庭都很相似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我想補充的是,導致感情關係陷入痛苦的原因各自歧異,唯一相同的,就是「等著看誰先過世」。荒謬諷刺,卻也相當真實。記得不少個案問過我:「心理師,是不是這樣的人都特別長命?」沒錯,他們指的對象就是攜手度過一輩子的「伴侶」。



真心愛過,就捨不得用「恨」,作為這段關係的「墓誌銘」

朋友還在為我忿忿不平,我看到的反而是他對我的善意。因為大可相應不理,無視我坐困愁城的痛苦與壓抑。所以協議離婚,是他送給我「最後的禮物」。他是很好的人,曾經給過我很多愛的人。我提出離婚不是因為無法原諒,只是思前想後千千萬萬回:「可是瑞凡,我們再也回不去了」。我再也無法用「妻子」的角色繼續生活,但我可以是他一生的朋友。也正因為這樣的體悟,才希望在關係尚未腐壞到極致時,選擇了結束,不讓恨意萌芽,甚至蔓延滋長。


我對命理沒有研究,但是對神祕抱持一份敬意,卻也絕非宿命論者。如果伴侶關係痛苦不已,卻想著對方是冤親債主來討債,自己受苦就是在還債,這到底算是一種知命?還是一種傻氣?有時更像心理學實驗裡那習得無助的白老鼠,最後對人生和自己徹底放棄。


我們都渴望幸福,而人生只有一次。在能力範圍內,我們盡可能去努力,但在所有努力都試過以後,如果還是藥石無效,選擇結束不是懦弱,反而是對自己的人生負責,還有為自己的幸福勇敢

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訂製。自己決定的幸福

「好久不見了!最近好嗎?」我對著瘦了一大圈,五官更加立體、美麗的高中同學Michelle打招呼。

「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。婚變之後,以前的衣服都穿不下了,有了大肆血拚的最佳理由;偏偏租屋處的衣櫃又太小,買多了也沒地方放。」Michelle兩手一攤,露出看似遺憾的微笑,那個開朗風趣的她回來了。

Michelle從不避諱自己結過婚這件事,也從不隱瞞她的年齡。年紀帶出關鍵性的時空背景。也就是三十歲左右的女人,成長在相同的社會氛圍,有著一樣的家人期待及傳統包袱。

「當時最讓我受傷的,是老公外遇,不少人卻指責原因出在我沒有生育。」Michelle灑脫的笑容裡,仍有著當時受傷的痕跡。


我們以為時代進步了、男女平等、性別平權了?其實沒有。

進步的只有科技,不變的還是人性。依舊的,是三十歲女人的哀愁和美麗


單身的女人被催婚,被長輩安排一場又一場,尷尬又莫名的相親及飯局。新婚不久的女人被催著快點生育,無論她本身的自由意志,也無視夫妻兩人自己的共識。產後不久的女人,正要適應新手媽媽的生心理轉變,還有育兒的種種戰役,卻被繼續催生第二胎。而離婚的女人呢?彷彿犯了錯一般,對家人而言,卻是多麼難以啟齒。

以上的劇情,是每次姊妹淘聚會時的常見話題。我們的社會氛圍、對於女性的態度,真的有隨時代推演,變得更尊重、有彈性和進步嗎?拉長時間軸,或許是有的,但速度極為緩慢,緩慢到彷彿沒有前進。

無論是單身、結婚或離婚的女性處境,都再次突顯出「這個世代的女人還是活得壓抑」,仍舊被社會包袱、親情壓力逼得喘不過氣。

我也觀察到,即使這個時代,有些女人的潛意識裡仍有著小女人期待,幸福根基於結婚的達成,對於夫妻關係更是抱著「無論如何都要從一而終」。這樣的想法沒有絕對好壞,只

當你只能勇敢,你就什麼都會了!旅行教會我的其中一件事

回想人生中必須勇敢,不外乎都是必須「一夫當關」的時刻。


2008年的三軒茶屋

還記得多年前去日本旅行,雖然學過日語,基本溝通例如點餐、問路沒有問題,然而求助型會話就有莫大障礙了。當時的男友途中染上感冒,想當然爾,自行買了日本旅行必買的消炎止痛藥EVE,沒想到卻引發了嚴重藥物過敏。

看著眼睛四周瞬間紅腫如核桃、視線模糊的他,當下焦急慌亂又心疼的我,一個人抓了手機、錢包和飯店房卡,立刻奔去最近的藥局,日語為主,比手畫腳為輔,先是對藥師描述服用EVE後的症狀表現,接著詢問該如何緩解藥物過敏的症狀,不料無法積極處理,只能被動多喝水及多休息,讓過敏症狀慢慢消退。

等到危機解除恢復冷靜以後才發現,光是開口說英文都會頭皮發麻,更遑論要說的是日文!當下竟能勇敢說出口,而且是將它用在全然陌生的情境及主題:求救的溝通及表達。回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,浪漫的說法是愛情的力量真偉大,現在來看,或許是很怕男友客死異鄉吧!

由此學到了「藥物過敏」這堂課。往後若朋友有消炎止痛需求,可能服用到EVE時,我都會立刻詢問朋友有沒有Ibuprofen過敏的體質,以免消炎止痛不成,嚴重過敏反應上身,徒增風險。

2016年的銀座漫步
現在開始的一個人旅行,最棘手的,就是方向感的問題。一向方向感極差的我,一迷路就焦慮,一焦慮就腦袋當機,一當機就迷路更徹底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

從電影「佈局」看外遇:慾望總有代價。

近期好評不斷,被譽為難得一見佳片的西班牙電影─佈局(The Invisible Guest),描述了事業如日中天的高科技產業生意人─艾德里安‧多力亞,某一天在飯店內被不明人士擊昏,醒來後卻發現,原本也在房間內的情人(也就是外遇對象)卻成為了一具屍體,而屍體旁是覆滿地板的鈔票。現場所有證據及矛頭都指向他。接下來多力亞與律師,一步步抽絲剝繭,回溯案發及外遇的所有細節,來幫助他準備有利的辯證,究竟真相是什麼?兇手是他,還是另有他人?

長期的感情關係裡,尤其是進入了婚姻,終究會走到細水長流、安穩平淡的時期,而這還是理想的版本。常見的狀況是,隨著日常生活的摩擦及衝突,因而心生怨懟、感情關係日益消磨的更是大有人在。

這時候,一種兩情相悅,久違的甜蜜心跳,熱烈激情的歡好,就成為了平淡婚姻生活中,最能夠讓人重新尋回熱情、暫時換得喘息的秘密出口。